漂浪。島嶼--munch
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365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□《紀子,出租中》--家庭的幻滅□




【照片請勿轉引】


不會很喜歡看恐怖片,總是覺得那種突然大聲,或是冷不防在鏡頭前特寫出現的恐怖畫面,有點無趣,更重要是看了那些光怪陸離,儲放在記憶,弄到神經兮兮的自己嚇自己,譬如背後突然來的德州電鋸,或是三不五十從電視爬出的黑影。

但是喜歡看那種奇情片,或者精確的說該是黑色人生劇,以某一種罪衍、死亡、異態、恐怖氣氛,來反照人性。

《紀子,出租中》,算是一部奇情片,片中那種集體跳軌,刺來殺去並不恐怖,恐怖的是一種無奈的氣氛快速蔓延,在虛構的劇情中,卻又真實的讓人不安。

那種驚恐的壓力,比背後挨上電鋸,或是接到電話翹掉,都還讓人難以忍受。

驚恐的根源,在於電影告訴我們,有關家庭的幻滅。

電影就像一本小說,在不同人稱敘述之間,展開一段虛幻又真實的故事。故事說著一個郊區的家庭,十七歲的大女兒紀子,因為生活不遂意,決心離開家庭,透過一個「廢墟。com」網站,認識網友久美子,前往東京過著假扮家人角色的出租生活。她的妹妹由佳在姐姐離家後,開始探查追尋姐姐離家之因,循著相同的網站,離家前往東京和姐姐會合。二姐妹的相繼離家,讓她們的母親自殺,當記者的父親也在痛失愛妻與愛女後,開始追查,一步步走向全面崩毀的境界。

電影軸線並不複雜,但是在劇情主幹上,不斷延生枝葉,電影就開始精采,並且引人深思。

片子看似講述青春少女的反叛,但是實際上反映家庭的幻滅。其中紀子因為父親忙於工作,疏於關心子女的心思,在網路上找到情感的寄託,離家之後進入組織,從事出租家人的工作,成為電影中對家庭的反諷。當原生家庭情感疏離,卻在假扮家庭中真情流露,或是反過來講,一心逃離家庭的女孩,卻得依賴假扮家人維生,在真實如假,虛假卻真的面貌上,狠狠諷刺家庭一番。

全劇最高潮,不是二個姐妹為生活假扮別人家人,而是她們的父親,在找到姐妹後,大開殺戒,卻一心想要家庭重圓,跟著進入家庭假扮的遊戲中,真實的家人,卻要靠假扮角色,來化解恩怨,展現相親相愛,無異是人生最大諷刺。


真家庭的感情微薄,假家庭的真情演出,導演在真假之間,處理人們對於家庭的想像,真實緊密的家人關係,長存著種種煩惱,但是虛假扮裝的角色遊戲,卻讓人安然自得,劇中人每位在真實家庭中都有困境,卻在假家庭中購得溫馨。


其實在冷酷之間,電影掉出一點溫馨,它啟示人們,再破碎的時代,人人渴望家庭的相依,家庭不只是血緣相繫,更重要的是情感交流,當真家庭失敗,人們會在關係重組中,尋找家庭的慰藉,無論婚姻成立新家、無論領養、寄養的關係建立,或是一如電影金錢租用家人的短暫交易,家庭被需求著,只是面貌不同。

電影中,租用家人的假扮,可以說是編造的劇情,算是黑色幽默一場,但是恐怖的是電影像是一部心理劇,不僅讓人看見假扮的奇情,更重要是剖析網路對於家庭的穿透能力。

讀書期間,曾經探討過媒介對於家庭的作用力,媒介最強的作用,在於媒介成為一道窗口,消融家庭的邊界,直趨而入的網路,更是在單人的螢幕前,威力無窮。

不爽當然可以蹺家,從媒體發達之前,蹺家本來就存在,但是不能否認,媒體,尤其網路,加深蹺家的動力與趨勢。對於有蹺家經驗的人而言,負氣離家的心理,算是那種出走散心,一心想離家,卻沒有具體目標,當離開家庭進入異地,隨之而來就是陌生的恐懼,以及無事閒蕩的煩悶,結果大概是逛到氣消,走到害怕,最後摸摸鼻子自行回家,另一種則是口袋無錢,無處安頓,街頭晃蕩碰上警察,最後也是家人領回。

這樣的離家層出不窮,甚至會成慣性的輪迴,但是網路的出現大不相同,透過網路,離家者找到一種信念相投的歸依,或是有著明確投靠對象的去處,離家者一旦離家,不會害怕返回,甚至就消失隱身在特定處所,開始新的人生。紀子如此,由佳如此,當她們在網路聯繫上久美子,離家就像找朋友,不再是漫無目的漂流。

換句話說,網路展現另一個世界之門,不僅提供遁逃的管道,同時也提供相依的信念,離家變得沒有那麼多的畏懼與憂慮,只要搭上車,取得聯絡,遠方就是心中溫暖的彼岸。

害怕了吧!身為子女雙親的家長,開始擔心臥房門內,那台連著網路的電腦,引領著孩子的心神去向何方?就如看似乖乖女的紀子、由佳,也可能在一夜失蹤,逃遁到她們早已算計前往躲藏的地方。

擔心的對策,就是拔網路線嗎?沒用的!從學校電腦教室、到網咖、到手機,採用封鎖策略根本無所助益。回過頭來,依舊得探討離家的動機,人人心想,給孩子幸福,總沒離家的動機。

但是不幸的,在現今社會很難達成。資本化的年代,迫使雙親都得工作,維持家庭生計,孩子的成長過程中,父母常常許多時間都缺席,缺席到不知孩子髮型變化,缺席到不懂孩子心靈空虛,太多父母以錢彌補缺席的光陰。另一方面,充斥的媒體訊息,讓孩子快速成長,甚至壓縮童年的清純時光,孩子心中懂得,常常出乎雙親意料之外,甚至心中的決定,遠遠超出成人的想像。

因為疏離,讓家庭情感相依功能降低,網路扮演一種替代管道,欣慰的是它可以是良性的抒解,也可以是魔性的誘惑,在家庭碎裂的縫隙中,扮演膠合,或是最終致命的一擊。


就像電影中,父親以自殺俱樂部角度,追蹤及思考女兒的去處,但是電影卻說「世界就是一個自殺俱樂部」,暗示著虛擬網路看似黑暗邪惡,但真正黑暗邪惡的是現實世界,網路反而成為避風港。

從家庭功能的碎裂,到網路提供遁逃,再到另一個世界的等待,《紀子,出租中》展示一種隨時崩解的關係,怪子女笨,怪雙親忙,其實都無助化解這種令人心驚的憂慮,因為我們身處一個異態的世界。

當電影虛構五十四位女高生集體跳軌,其實那不恐怖,恐怖的是成千上萬的心靈,在將近覆亡的家庭功能中,像懸絲的遊魂,風一吹,就斷了人們曾經深信的關係,種種憂慮隨時浮現!


《紀子,出租中》,無邊漫延的恐懼,現代寓言的黑色心理劇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