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浪。島嶼--munch
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364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★《海角七號》沒說的事--恆春半島的現代實景★

know12


《海角七號》掀起熱潮,連帶讓故事發生地的恆春,重新再被注意。但是電影場景,其實並非只在恆春拍攝,包括夏都旅館所在的大灣沙灘,以及出現在電影中南灣、白沙、萬里桐、滿州、保力等地的畫面,實際電影拍攝遍布恆春半島各地,找出最美的地景,構成電影的影像語彙。

電影裡,從恆春在地精神,做出對財團佔地的批判,但是電影算是希望電影,本身有其故事發展,不可能有太多時間,深入探討這些美麗背後存在的問題。

即然如此,電影引發大家注意這個國境之南的區域,那麼就藉著電影熱潮,從生態環境面向,談談在電影出現過的美麗場景裡,一些存在的現實問題。

恆春:哇是國寶




當茂伯說出「幹!哇是國寶。」,贏得全場觀眾的認同大笑,其實恆春真正的國寶,笑不太出來。

恆春最古老的國寶,無異是環繞恆春存在的古城牆,這座興建於1875年間的恆春城,比台北建城早上幾年,並且算是台灣現今留存最長的城牆遺址,在學術價值上,也是台灣由夯土城牆,邁入石造城牆的一個轉換代表。





但是,恆春古城牆始終不太被重視,早期開路建屋四處開挖,雖然後來被標定為古蹟國寶,還是任其風吹雨打,沒有太多維護保存,任憑城牆不斷風化碎裂,於是古城牆就像過期裝飾,無人聞問的立在恆春各處,等到那天想起,才成為恆春的歷史印記。


更麻煩的是這幾年,台灣城市標榜歷史旅遊,左營、恆春都想要重現當年城牆景觀,左營無古牆只能重建,恆春竟然是在古城牆遺址上,加上新舖面,加裝當時城垛,這作法就像無顧歲月老人的風華,硬是要一個快垮的老人家,揹上年輕小伙子,不僅樣貌怪異,也加速滅亡。





當善彈月琴的茂伯,拿起搖鈴客串一角,恆春的古城牆,也用奇怪面貌登場,只不過它無法像茂伯一樣大聲說:「幹!哇是國寶。」



南灣:重金屬沙灘


南灣幾乎是墾丁的代表,想學鎮代看著比基尼的沙灘女郎,到南灣準沒錯。

南灣的人潮,成為南國墾丁的最佳代表,甚至成為全台灣年輕人一生不能不到的青春聖地,無論渡假或私奔,不到南灣踩沙飆船看夕陽,一生枉然。有人潮就有商機,當地居民笑著說,在南灣,只要有一把沙灘傘,一個夏季出租遮陽,就能賺到飽,如果用當地居民身份,獲准經營水上育樂,一輛飆速的水上摩托,一條翻人下海的香蕉小船,那可真是賺翻天,如果再有本事到路旁找間房,整修成為觀海民宿,那賺錢就像自流湧泉,接都接不完,更有通天管道就是集資開五星級大飯店,一年下來,真是賺到宇宙內爆,鈔票像星塵紛飛。






誇張嗎?一點都不!墾丁國家公園一年平均有四百多萬旅遊人次,永據全台旅遊景點人潮的龍頭寶座,消費力之強盛,旅遊圈已成神蹟美談。但是人潮群聚的後果,早就形成當地的環境壓力,尤其南灣這個熱點區域,海上快艇飆走、沙灘機具橫行,油污滲入海洋,重機碾壓沙灘,外加人類吃喝拉撒的垃圾、污水,造就整個南灣生態消亡。

近年,環保署以大腸桿菌數,檢測台灣海水浴場水質,每逢暑假期間,南灣的跳石海域排名總是不及格,成為不適合游泳的地區,直到暑假過後才恢復優級水質,人類對海域的影響由此可知,或許夏日南灣,岸上吃冰棒看美女,別下水為宜,鎮代果然是聰明的。



大灣:墾丁不見海




當鎮代語重心長的說出,恆春人享受不了自己的海灘,那麼現今墾管處長施錦芳也該是心有戚戚焉的感受。

大灣沙灘長期被夏都佔用,不僅文宣上公然宣稱那是私人海灘,甚至還派有警衛在沙灘兩端驅趕一般遊客,不知情的人摸鼻子離開,殊不知對於公共區域,這樣的佔據與限制,早是涉及竊佔國土與妨礙自由的刑責,2006年底業者自知理虧,拆除圍籬開放進出,但是今年前往觀看,卻是耍了小手段,在靠近墾丁街道的左側端設置停車場,並且在停車場裡面底部開有小缺口通往沙灘,外面沒有任何指示標誌,不是內行人指點走進停車場可以入灘,外來者根本不知這條開放之路。

 




對於夏都,早已無所期待,自私到底的財團,但是對於負責國土管理的墾管處,沙灘開放成為第三期旅館核發使用執照的條件,墾管處處長施錦芳必須為自己的承諾負責到底,整個恆春居民都在看,一位地區主官是否專治小人民違規,對於大財團違法就視而不見。其中最可議的單位就是林務局,不僅將國土出租財團,還以OT方式,由政府出錢蓋好旅館,再租給業者使用,這種慷概全民之財協助財團的行徑,讓人痛心,更在沙灘公共化爭議之時,當墾管處維護民眾權益,林務局還跳出來說沙灘歸屬業者,簡直是公然撒謊。


林務局所管轄僅止於海岸防風、保安林帶,目前台灣許多濱海區域,林務局都想循此模式進行,將國土大量出租,正如電影所說,山也BOT,海也BOT,台灣最大賤租國土單位就是林務局。林務局將海岸防風、保安林帶變更地目大筆出租,早已具有生態爭議,更扯是潮水線範圍的沙灘,根本不歸林務局所管,林務局根本無權將沙灘轉交業者私用,或是變相阻擋通路,讓民眾無法自由進出,只能經過業者承租土地,被迫付費進入。這樣的循私行徑,真應送交監院調查,查核承辦人員及相關官員有無不法或瀆職之責。

夏都霸佔大灣海域無異全台特例,早年吉貝海上樂園獨佔沙尾沙灘,現今已經完全拆除,最近具有爭議的杉原海岸旅館開發案,業者也只敢維護旅館用地的安全,不敢阻擋一般人士進入沙灘,就連墾丁內的凱撒飯店負責小灣沙灘環境維護,也是讓遊客與住客同享,不敢違法獨佔,就只有夏都尾大不掉,嘴上開放,卻是小動作不斷。

 




記住,大灣海灘已開放!業者的權利僅止於租用的旅館、設施用地,沙灘是公共的。如果業者再擋再刁難,就向墾管處投訴,看看施錦芳處長的意志,甚至當地警方也該有所巡邏,一般人進入沙灘不是非法侵入,反而業者阻擋成為騷擾遊客,警方自當維護人民的行動自由,都市都能取締路霸,墾丁就不能嚴懲灘霸?

公務員加加油!大家看電影,聽恆春人的傷悲,笑的是公權力的不彰。


滿州:再會吧!灰面鷲


當七封情書引人傷悲,在恆春半島最傷悲的莫過十月過境的灰面鷲。

又快進入十月,滿州除了牧草地景,大家更注意是天空中數萬隻的過境猛禽,灰面鷲、赤腹鷹、蜂鷹等天空霸主,都由北方而來,準備在滿州一帶小歇,再振翅飛往南方渡冬,猛禽蔽日的景觀,早成台灣知名的生態事件。




【照片出處:墾丁國家公園】


但是南路鷹一萬死九千,成為恆春半島的生態浩劫,過去或許因為生計或習俗,獵鷹成為一種傳統,但是時至今日,在猛禽族群銳減,全球大加保護之際,這項的傳統也該終止,但是盜獵的行徑依舊年年發生,猛禽無法南飛的傷悲,書寫成為生態的訣別信,就像七封的告別信,內容該是這樣寫著:

當旭日自海面升起
振翅的鷹族在騰昇氣流上
往海飛去

卻有孤鷹墜落人間
縮捲羽翼
吐盡最後氣息
遺忘了相聚南方的約定

所有渡過遠洋的朋友
原諒無法相隨的怯弱
在獵槍的火光下
讓鷹魂隨風飄散
思念夢裡南國



保力:轟炸吧!搖滾小村落


比大聲,春吶不夠看,那種數千瓦的重低音,對於保力有如蜂鳴。

因為保力最大的樂團是軍樂隊,樂器由榴彈砲、自走砲及艦砲砲擊所組成,將舞台化為靶場,當演訓,喔!不。演出開始,狂奏真砲版1812現代交響,保力開始搖滾。

電影中,咾咕石牆的老村落景致,保力拍攝,因為高度發展的恆春,沒有這樣的景色。但是不是保力人不愛變動,而是保力長年成為砲擊靶場區域,土地大量管制,巨響三不五時響起,遇上不長眼失準頭的砲彈,民宅附近爆炸,早成慣性社會新聞,保力人只想搬出,不想留下,因為故鄉太恐怖。

 




當保力的美景,成為南國舊日風味,但是保力人笑不出來,因為下一場砲擊轟炸隨時會來。

他們真的不太敢說,歡迎到保力來!因為嚇到客人,他們會很歹勢,縱使放砲的不是他們。


轟炸吧!搖滾小村落。無名的保力,響亮的生活,煙硝裡,有誰聽見他們的哀傷?

 


***

幾個地方,電影拍攝的場景,還有許多地方不想再寫,當熱愛《海角七號》呈現的南國風情,可以多看看一些屬於當地的實景,或許在樂團大成功的背後,當地居民、生態也期待能走出困境。

《海角七號》沒說的事,真實的在地心聲,那道屬於他們心中的願望彩虹。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