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浪。島嶼--munch
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375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●沉沒的環評—棕櫚渡假村的環差通過●


629日,環保署舉辦環評審查大會,第一案就是杉原棕梠濱海渡假村環境差異分析審差,這一件開發案,位於杉原灣的山坡上,總開發面積高達26公頃,共計有550間房間,成為目前東海岸規模最大的開發案。
 
棕櫚開發案在2002年通過環評審查,但是遲遲未開發,依照環評法環評通過後超過三年未開發,再開發就需進行差異分析。2010年棕梠濱海渡假村的開發公司提出環差分析,計畫進行開發,期間資料不足、爭議過大,歷經七次專案小組審查,最後在201535日通過小組審查,送交環評大會作最後的審查確認。

但是通過專案小組審查,並非全無爭議,其中會後書面意見,專家學者、政府單位就提出許多意見。
 
委員一:
「本案對於污水廠處理之廢水是否在雨天回收?並未具體回應,若不回收,其對於「雨天」如何定義?廢水回收之貯存池量體?管線輸送澆灌等規劃未說明。未來仍有污水排放至東邊海域,則其與其他開發案之污水放流的加成影響應有說明。」
 
委員二:
「本計畫基地南、北兩處史前遺物密集區,經試掘評估已確定地下有完整之史前文化層。宜採納遺址調查報告評估結論,修改開發區中建築配置規劃,避開評估者所劃定之敏感區,尤其是 TP8TP28TP17 三個探坑,文化層位明顯,應有明確之遺址保護計畫,是要修改建築配置?避開遺址密集區?做現地保存?還是要做施工前的試掘搶救?應有明確規劃與承諾。」
 
委員三:
「挖填方變更區位及量體不易判釋,宜有明確圖示。無法得知滯洪沉砂池位置變更之對照,宜用清晰圖面。」
 
中央地調所:
「提及「利吉層不是均一地質,本計畫與地調所多方討論確認安全無虞。」此段文字有關地調所確認安全無虞是否有相關文件紀錄?若有則請提出,並注意相關前言後語請勿片段節錄;若無則請移除此段文字。利吉層之地層特性屬地質本質,開發過程及後績是否安全,仍須考量相關處置及工法是否合適?以及是否遭受極端氣候?建議針對現地調查、地層岩心試驗結果、相關地層特性以及對應之處置工法進行意見答覆。」


資料請見:file:///C:/Users/Asus/Downloads/20150305-7.pdf
 

審後意見不只上列幾項,而是一堆意見,讓整件開發案並非無疑慮,就帶著重重問題,過了小組審查,送進大會審查。
 
帶著重重問題進入環評大會,2015729日環評大會,環境團體訴求即將通過的海岸法,表達在法律通過前,通過環評將有爭議,加上該任環評委員任期將滿,決議暫緩審查,留待新任委員上任審查。201656日二度排入環評大會,但是卻因前面案件審查時間過長,無法審查棕櫚開發案,並且新政府將執政,就留待新政府審查處理。
 
二次都未實際進行實質審查,2016629日第三次大會召開環評大會,地球公民協會等環境團體,加上當地居民前來參與會議,召開記者會,針對地質、傳統領域、珊瑚危害、海岸景觀等問題,提出意見。
 
下午二點,環評大會開始,由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主持,先由開發公司提出說明,在開發公司開始話說重頭時,詹順貴提醒針對專案小組及第一次環評大會,提出的質疑,做出說明即可,開發方才針對全廢水回收,建築隱蔽不礙景觀、進行二次海域調查、已和部落居民溝通,提供工作機會等等,提出說明,但是許多重複專案小組的內容。
 
接著,安排支持與反對民眾、團體,輪番發言,以兩位反對者,穿插一位支持者,表達意見。反對方的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黃靖庭表示,棕櫚案位於台十一線旁,將劃為海岸法的「海岸二級保護區」的預定地,如果環差通過,未來將造成衝突。台東居民郭靜雯帶來利吉層的土塊,表示當地地質破碎,現今開發區已有地裂現象,希望新任環評委員實際勘查。阿美族馬蘭部落耆老賴進龍以過去經驗,敘述當地曾經因大雨發生土石流,刺桐部落林淑玲表示開發地是傳統領域,開發方僅和刺桐部落召開會議,忽略加路蘭、都蘭部落的意見等,就各問題提出陳訴。
 
支持方共六人發言,人員都是刺桐部落居民及當地保育協會,發言內容都是一律訴求支持開發,提供工作機會,這些支持者與言詞,都和美麗灣開發案一樣,都是一再強調,有開發才能提供工作,讓居民回鄉安居。但是在支持方不斷重複訴求工作機會發言後,環保團體代表蔡中岳以當地工作職缺統計,表示當地實際不缺工作機會,開發未必有利地方。
 
在支持、反對方發言完畢後,詹順貴副署長詢問現場環委意見,竟然無一人發問,經邀請一位環委發言,環委發言內容一一敘述開發方的改善措施,一度讓人誤認是開發方在發言。發言完畢,詹順貴強調自己是主席,也是環委,針對環說書,歸類四大項疑問。
 
第一、針對國有地使用問題,業者取得的證明?第二、針對農業土地使用問題,業者取得的同意文件?第三、在用水上,水公司同意供水,卻表示無水可供,如何解決?第四、開發區為於一般保護區,是否符合保護原則?
 
在業者一一回答後,詹順貴邀請各政府單位說明,但是國有財產局未發言,農業單位不清楚當初同意情形,水公司人員未到,風管處、營建署表示一般保護區可開發,但有限制,原民會表示依法行政,要尊重部落,以上政府單位都原則性宣示,未針對開發案提問。
 
簡易的詢問後,詹順貴副署長提議休息五分鐘,進行閉門會議。再開會議時,都還沒展開討論,投影螢幕上竟然已投射「通過環差」的結論文件,內容以上次專案小組結論為本,同意通過環差,但是必須補齊資料,進行改正。
 
讓人訝異,上次專案小組通過,留下許多問題,不就是到大會細審釐清,竟然在環委未再問的情形下,閉門會議都還沒開始討論,就已有決議結論,而且還事先打字完,投影螢幕。如果大會審查,只是專案小組的照本宣科,作確認的橡皮圖章,那何需大會審查,直接專案小組通過即可。
 
詹順貴副署長見狀,再提所列四項疑問,並且針對用水發表見解,指出開發方取得水公司用水同意,但是文件上清楚表示現今無水可用,必須再花4500萬拉管,沒有水源,開發案如何通過?並且一旦以稅金為業者拉管,也會引發非議。甚至業者自行說明,水源不足,水公司有計畫在利嘉溪築攔河壩,到時又是另一環保問題。
 
詹順貴表示,是否可能請業者針對上述爭議再做釐清,下次再審。但是環委發言,此案審查已久,無需再拖,可先通過,再要求補正、監督改善。

此時,環保署長李應元進場,接手主持,再聽取意見後,數度想邀請業者針對疑問,進來說明或提出證明,但是在環委提醒下,一旦邀請業者閉門會議進場,將會引發黑箱環評風暴,爭議太大。

 
隨後,針對詹順貴所提四點,署長李應元再次進行詢問,但是答案一樣,農業單位表示太久不清楚,水公司未到無法說明,地調所表示提供地質意見,開發需有環評決定,風管處與營建署針對保護區,表達依法可限制開發,但是破壞需看環評。李應元署長再度要求相關單位,提出說明、或是傳真文件,來釐清爭議,但是時間已近下班,短時間也做不到。
 
現場討論時,署長、環委發言,詹順貴七度提出意見,聚焦四項爭議,表達問題未釐清,冒然通過,可能引發爭議。但是要求再審意見,無人支持,多位環委再度發言,指出此案審查已久,希望能夠迅速審查,別再拖延。當發言到此,副署長詹順貴孤掌難鳴,提議再審已無可能,說出「大家都希望效率,但是效率是建立在事實完整之下,不是拍板定案的快速。」
 
此刻,通過已成共識,討論轉為讓環評不失效的分析,變成在過去以行政訴訟救濟環評缺失的詹順貴面前,討論如何讓環評避免法律缺失,場面有點諷刺。環保署法治官員提出,各主管機關認定同意,屬於各主管機關之責,不該都由環評負責,不然「相關書件資料會更多」,甚至再度發言表示,無需在決議中,表列補正資料,避免讓環評陷爭議。
 
突然,李應元署長以表決方式進行議決,第一次七位環委舉手支持通過,經提醒在場官派委員也可議決,再度舉手,十名委員支持通過,棕櫚渡假村環差案以補列資料方式,宣告全案通過。
 
整個環評過程,讓人不解,前次專案小組留下一堆問題,在二次大會未實質討論,第三次大會應該就各問題細審,但是在開發方報告後,竟然罕見的環委未提問,閉門會議都還未開始討論,就已公開投影文件,準備通過。
 
其次,詹順貴副署長提出的疑問,特別是用水問題,一個水公司表示無水可用的開發案,如何能通過?過去環保署在審中科案、國光案時,開發用水來源必續另審,用水問題未解決,開發根本不可能通過。
 
最後,當國有地使用、農業地使用、傳統領域使用、用水問題、保育區問題,都成為各單位自行認定,環評不再斟酌細審、項項要求,那環評審什麼?或者此例一開,讓多年抗爭要求各項爭議納入討輪,變成各主管單位自行監督,環評從環境緊箍咒,變成開發橡皮圈,還有什麼不能過?
 
棕櫚渡假村環差案審議過長,不是抗爭所至,而是開發方資料不足,多次退件再審,甚至還違規動工遭到開罰,加上多年環境思維變遷、環保法律不斷新修,成為不同的考慮。各屆環委應視為案案為環評立典範,而非過去過關,現今難駁。如果不耐過久,不加細審,就想迅速結案,因審查過程的品質問題,留下的爭議,不會迅速結束,而是引發更大的環境運動,更漫長的法律攻防,美麗灣就是一例。
 
環保署竟以棕櫚案重蹈覆轍,街頭已經在憤怒燃燒了!
 
一場沉沒的環評,有孤掌難鳴,有莫名通過,記之為史!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