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浪。島嶼--munch
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375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北沖繩見行(下)—高江、邊野古之怒


車子繼續在70縣道前行,往東村高江前進。

昨晚看新聞,才知道
722日高江地區,美軍降落場基地強勢動工,大卡車運來砂土,高江居民及許多抗爭人士上百人群聚,以車輛阻擋道路,坐地組成人牆,阻擋開工。日本政府調來上千名機動隊(鎮暴警察),拖走車輛,拉扯人牆強勢排除。
 
前行,不知道路是否管制通行,過不去就要原路返行。



 

接近高江,道路上立即見到管制哨,單向通車,並且沿路排有機動隊,通過一處基地工地,居民搭有帳棚抗爭,裡面有著多位人士舉著抗議標語,想停車拍照,但是一路管制,不准停車。

 


只能前行,看見數個降落場工地,都已圍起鐵籬,外面有機動隊與工地人員駐守,每部車輛經過,都是嚴密監視。
 



一路難停,只能朝高江前進,原本以為高江是個小村,但是到了學校和集會所,才發現高江是個散村,學校附近也只有幾間房舍,多數居民散居在山中各地,人數約有一百多人,因為地理離海較遠,多數居民務農維生。
 
美軍接管沖繩,各軍種都有不同的軍事基地,在沖繩北部山原地區,美軍陸戰隊設有訓練營,訓練叢林作戰。如前所述,這些訓練基地面積廣闊,正是位於北沖繩生態最豐富區域,也是沖繩秧雞的重要棲息地,更是沖繩想申報自然遺產的地區。
 


另一方面,這些過去接管的土地,其實也是居民世居、世耕的土地,土地權益的爭議,已經沿續很久,民間有一坪土地返還會、青山會等組織,追討過去被強佔、強征的土地。
 
長久的積怨,已經引發多次抗爭,直到2007年美軍計畫在北部山區訓練營周遭,鄰近東村高江地區,再建造六到七個新的直昇機起降場,終於全面引爆憤怒,居民展開長期頑抗。從土地爭議,到生活上的直昇機的噪音、空安問題,加上生態環境的保育,近十年來,高江地處偏遠,居民百餘位,孤單的對抗日美聯合勢力,不只要求停建基地,更要求返還土地。
 


但是到現今,越來越多人協助高江抗爭,日本各地守護人士齊聚,八月更因為基地動工,引發一連串抗議行動,在工地現場,不斷有抗爭人士進入守護,在日本東京,民意代表針對機動隊的暴力阻擋,展開質詢。
 
甚至在八月六日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夫人昭惠女士,突然拜訪高江,並到N1工地現場探視,抗爭者呼籲要求機動隊停止暴力!日本媒體表示首相夫人在結婚前曾參與石垣島機場工程抗爭,此行突訪高江,動機更是引發猜測。
 



離開高江,繼續往邊野古前進。邊野古不在沖繩北部山區,而是在沖繩中部海岸上,沿著329縣道就能到達。
 
美軍在沖繩建有加手納、普天間機場,特別是普天間機場,幾乎已經被城市所包圍,引發噪音、空安等問題,加上長年美軍風紀問題,引發的社會案件,已經讓沖繩人十分憤怒,於是「基地撤出」運動風起雲湧。美國在沖繩居民抗議下,1996年日美開始會談普天間機場關閉,土地歸還,2008年選定邊野古的大埔灣海岸,做為新機場預定地。
 


邊野古抗爭更早,從1996年會談普天間機場關閉,同年就選定東海岸作為新基地,地點應該就在金武灣油料庫和邊野古彈藥庫附近,可能預選地的名護市,在1997年就舉辦市民投票反對基地移設。2004年那霸防衛局在邊野古大埔灣海域進行調查,邊野古居民就發動陸海抗爭,阻止調查行動。
 
至此,開啟邊野古的漫長抗爭史,但是邊野古的抗爭,民眾的凝聚與施壓,漸漸影響地方政府,名護市議會與首長的反對,擴散到沖繩縣議會,日本政府以日美安保條例協議建造,再透過沖繩縣政府的同意,通過環評,開啟埋立填海計劃。但是,2014年縣知事改選,反對基地建設的翁長雄志當選,2015年指出過去同意的填海計畫有瑕疵,同年取消填海計畫,邊野古新基地建設停頓,日本中央政府控告沖繩縣違法取消許可。
 


邊野古反基地開發,原因同樣是土地佔有的問題,美軍過去佔邊野古岬,建設彈藥庫和營地,已經讓居民高度反彈,因為邊野古岬是邊野古的起源地,不只有農地,還有遺址,長期的形成特區,管制進入,隔離居民與土地的關係,已經讓邊野古居民很生氣。
 


到邊野古漁港,居民設立帳棚抗爭已經長達八年,探問新基地建設,居民拿出地圖,指著標示說明開發情形。新的基地案,就在邊野古漁港的北方,以邊野古岬為中心,向四周填海造陸,面積高達20多萬平方公尺,填掉大面積珊瑚礁,還有海藻草場。


填海的大埔灣,在沖繩是最好的海洋生態地,有著儒艮、海龜棲地,也是日本重要濕地,漁民最好的漁場。
 

 

居民指著地圖比劃,基地建設案不只填海造陸,未來為防護安全,還劃出一大片禁止區域,幾乎是封掉2/3的大埔灣,嚴重影響漁權。更荒唐是,在新基地附近,還要興建新的居住營房,建造地點就是邊野古的水源地,居民當然誓死反抗到底,「贏方法はあきらめないこと」。
 

現今,新基地建設,如同日本中央政府與沖繩地方政府的對抗,但是更重要是背後有民眾作為強力後盾,數次高達十萬人的大聚會,不只展現民意,也呈現相當的選票實力,讓政治人物不得不重視。甚至為了擴大參與,邊野古在沖繩一些地區,設有接送站,每週數次舉辦小旅行,帶著想要關心的居民,前往現場瞭解,新基地如何破壞的沖繩的珍貴生態。
 



從高江到邊野古,在整個沖繩反基地建設抗爭中,有根基過去沖繩對美軍的仇恨,有反對新基地對觀光發展、漁權、農業的影響,其中更有深厚的環境保護思維,吸引日本本土的關心環境的人士,加入反對新基地對生態造成的破壞,形成一股強大的支援力量。
 


離開邊野古前,捐助1萬日圓,表達支持的心意。北沖繩之行,看見沖繩的生態重心,也看見沖繩的居民抗爭。在國際現實政治下,沖繩居民對抗的不只是國內政府的壓力,更是跨國結盟的算計。不可否認,沖繩對美是又愛又恨,一些地區也歌頌著美式風情,但是對於靠山靠海的居民,美國始終是個剝奪者,剝奪過去,也剝奪未來!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