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漂浪。島嶼--munch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504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★再見!阿淦★

 
很多志工沒有放棄,輪流守護,算著鯨豚的呼吸換氣,記錄著水中的動作,剛開始的紀錄文字,總是「不動!不動!」、「換了一口氣!」。

 


「不吃沒體力!」總是這樣勸生病的人,多吃兩口。但是鯨豚聽不懂,不進食會有問題,所以要灌食,一群人護著
150公斤的傢伙,一位要將手伸進口,在鯨豚小小利齒的環伺下,心裡期求,「阿淦,別咬下!」。

 


獸醫楊偉誠是救鯨老手,任職嘉義大學,常常必須到救援池幫鯨豚上藥、驗血,研究病因,在動物用藥中,用經驗調配藥品比例,然後塞進飼料小魚的魚肚,讓鯨豚吃下。

 


漸漸的,阿淦開始能游,快速的游,下潛的游,甚至用著只能右轉彎的身軀,開始追逐丟下的魚,開始自己進食。牠賣力的游動,一口一口吞,用行動訴說,想活下去的意志!池邊的志工快掉淚,心裡喊著:「阿淦加油!」

 


一切都在康復中!阿淦體力變好,記錄文字開始密密麻麻,顯示鯨豚這種水中生物的狡滑、聰明。志工總是記住,別把牠當寵物,牠要回到大海,人人克制不和牠玩。


 


但是阿淦想玩,像是冷不防的拍水攻擊。


 


或是在志工醫療完,要上岸時,就開始演出大白鯊劇碼,志工爬上岸要小心背後調皮阿淦偷襲,屁股被撞被咬。


 


志工知道,阿淦會認人,聽聲音,瞄形體,有幾位是阿淦認定ok的朋友,會用身軀接近,表示友好,甚至來個愛之吻。


 


當阿淦越親近,人類就必須越遠離,因為阿淦需回到大海,必須保持野性,除了必要醫療、餵食,人人必須遠離池邊。阿淦孤獨了!有時眼睛浮出水面,瞄著誰來,心想都沒人和牠玩,有時自己游泳翻轉,練習在海洋的技能。





對於成大鯨豚搶救中心王建平老師,十多年不斷救鯨,有限的預算,簡單的硬體,做著台灣救鯨的工作。就這樣靠著林務局的有限預算,縣市政府的臨時補助,維繫著台灣救鯨的國際名聲,創造生命奇蹟。在亞洲,台灣是少數願意救鯨的國家,總是獲得國際保育組織的尊敬。


 


幾位教授、百餘位志工,撐起台灣的救鯨工作,但是老師總是義務幫忙,有時自己開車到處跑,團隊只有一位專案人員,低薪做到昏天暗地,其他的就是義務志工,靠熱情來支持。他們總笑說,鯨豚睡水床,志工睡木板,水下阿淦咬,陸上蚊子咬,每次罵完,下次還來。


 


但是,這種苦差事,越聚越多人,人人只想為物種生命盡一點力。一位水電志工,正職是水電工,朋友帶來看一次,就決定留下來幫作水電。一位是刺青大哥,抬鯨最有力氣,他對參與救鯨,只有一個字,「爽!」。


 


一群人就這樣陪著,一頭過一頭,阿淦算住最久,
60多天,久到志工累了!開始製作祈福紙牌,「阿淦,快去征服偉大航道吧!」。

 


終於阿淦要離去了!最後一次檢查,池裡忙翻天,池邊依依不捨。小豚是專案志工,
60天寸步不離,天天睡眠不足,阿淦要走算解脫,也該祝福,但是心裡還是像一個孩子出遠門,有說不上的不捨與擔心。

 


運送階段是最危急時刻,離水的鯨豚會害怕,太害怕緊迫就會掛,志工必須溫柔地護住阿淦,以及必須降溫保濕,一路疾駛到港邊,海巡署好心派出船,將要送阿淦最後一程。


 


船上,楊醫生開始幫阿淦裝無線發報器,一方面看阿淦動態,一方面也想更瞭解鯨豚在海洋的生態,知道如何保育牠們。

 



到外海預定位置,有著小虎鯨族群,阿淦可以去找他們,回到自己的世界。




 
噗通!下海。60多天人間相遇,終告離別,一句道別都沒說,卻帶走一堆人的思念。

 


下海的阿乾不動,大家擔心!知道海況的海巡人員說,牠沒有不動,只是和船保持一段距離,靜靜的游著。我想到阿淦總是浮著偷喵的眼,該是想說什麼吧!


 


二天後,發報器顯示,阿淦到澎湖海岸,這個有活力的傢伙。

 


一天前,卻傳來噩耗,阿淦纏網死亡,大家錯愕,
60多天照顧,野放一週生命消失。再見!原來不是別離遠行,而是隔世告別。
 



生命無常!讓人傷心。但是這一群救鯨志工,不會停手,他們清理池子,收拾工具,等待下一隻生命垂危的鯨豚,再啟一段動人的人間相遇,只為了每一個尊貴的生命,人間溫情的相助。就像王建平老師說,無論生死,我們盡人間的努力!


 


再見!阿淦。大家記著妳了。


 
 
 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