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浪。島嶼--munch
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397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★七月五。救大埔--大埔徵收之鄰里惡毒★




20108月,當時吳敦義院長裁示「原屋保留、農地集中」,當時適用範圍,並沒有後來編出的安全性等四條件,反而是以「未領補償費」為標界,自救會全數都該循用。
 
在中央做出裁示,很不爽的苗栗縣都委會,也只能秉持宣示原則,在123日第226次會議,公布重作的細部計畫,當時在大面積劃設集中農業區外,同時劃設2處零星農業區,讓朱樹、黃福記所有建物及基地保留,並且要求自行負擔農水路建設。





同時在彭秀春的陳情下,以「特殊截角」方式「酌予採納」彭秀春家園的保留,唯一有爭議就是柯成福家,因為土地共同持有,另一半持有人已領補償費,所以對柯成福要求原屋保留有所意見。


「未領補償費」,成為當時保留的判準,連最抗拒的苗栗縣都市計劃委員會,都是依此作出規劃,唯一有意見的柯成福家,也提出出資購回另一半土地,或是只拆掉一半來保留家園的訴求。
 
這樣的計畫,到了中央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,在201112月召開的746次會議,獲得進一步確認,但是卻在20125月召開的755次會議遭到扭轉。扭轉的原因,因為地方居民提案反對,反對保留彭秀春、朱樹家的特殊截角,也反對黃福記家園的方正保留,造成大埔徵收案在解決99%後,一直留下四戶餘恨。

 



原本可視為「特殊截角」獲得保留的彭秀春六坪家園,鄰里反對理由是迴道路轉安全問題,但是實際上該地無車禍記錄,甚至可以設置交通燈號解決,卻依舊遭地方居民反對。其中一項理由顯出真意,因為拆屋陳情指出彭秀春家位於二路夾角,房側醒目牆面,可以賺取廣告利益。換言之,一旦彭秀春家拆掉,隔鄰數棟也拆掉,牆面廣告利益就可到換他人家中。


 


長期地方恩怨,加上為了牆面廣告利益,假以安全理由硬要拆除原本已獲保留的彭秀春家,正是彭秀春幾年來不勝其擾,保家無力的原因。更諷刺是,彭秀春家原本是
12坪大,在公義路拓寬時,配合鄰里發展,接受徵收,才成為現今六坪屋,到頭來不顧以往配合徵收,房屋減小,鄉里現今軟土深掘,硬要拆她整棟房,才是讓人寒心。

 



位於仁愛路上的朱樹家,道路拓寬後,扣除他自己願意獻地拆除的右側鐵皮屋,主屋實際突出道路邊線不到一公尺,一旦斜線拆除,一定拆掉屋角一柱,以及半個門面。拆掉一角房柱,房子不就垮了,大門少掉一半,就是無法進出,竟然一樣被鄰里陳情檢舉,一定要拆除。

 
朱樹家,突出路面不到一公尺,從任何路線不會影響轉彎,從任何角度也不會影響觀看交通號誌,鄰里堅持拆他家屋角的真正原因,不是道路的截角,而是鄰里的視角。因為朱樹三樓的家,擋到鄰里家屋窗戶觀看風景的視角,更諷刺是鄰里中剛好有苗栗都市計畫委員,相當支持拆掉朱樹家屋角。
 



至於黃福記,原本規劃家園完整保留,縣府一度同意原建物、農地原地保留,卻遭到鄰里聯名陳情抗議,黃福記家方正保留,他們家卻無法方正保留,於是要求相同處理。苗栗縣政府就以特定區基地必須劃設方正,方便銷售為由,硬勢將黃福記家的前院斜切,讓家園土地從四方方正,成了沒有大門的剪刀嘴地形。

在現今人人看重房屋風水的時間,這種地形成為兇煞,讓看風水的黃福記十分擔心,抱怨縣府相當自私,要賣的土地保持方正,就犧牲居民的安危與家園,他問同意切割他家土地的官,這種剪刀嘴的地形,願不願意自己老家同樣辦理。

 
最後,柯成福的家,雖然共同持分親屬已領補償金,他也一度同意請領,但是在得知家園有保留機會後,就一路抗爭、堅持家園保留,基於「原屋保留、農地集中」的原則,可以透過一些救濟程序,來完成他的心願,讓事件圓滿落幕。
 
但是苗栗縣府始終不同意柯成福原屋原地保留,承諾配地給他,因為柯成福家在大馬路邊,地價值錢、方便銷售。柯成福表示,縣長老家都可保留,為何他家不能留。縣府要地真正原因,因為公義路路面這排基地,已有財團相中蓋大廈,根本不可能讓他家變成未來「釘子戶」,這才是柯成福家不能保留的原因。
 
大埔四家處境,說真的無關什麼擋住「工業開發」的偉大抗爭,而是在「土地利益」的鄰里恩怨上,不斷被排擠,不斷被中傷,甚至地方政府結合地方頭人加入欺凌,中央政府就坐視不管,任由鄉里霸凌、地方蠻橫不斷欺壓四戶。最終一旦造成慘事,再度重創政府信譽,到時別推說時先不知情。
 
其實中央官員都知道,四戶可以裁處解決的事件,放任在地方惡化,一旦風暴重創,政權倒覆,府院就該全盤承擔,絕非地方首長所能抗責。
 


大埔四戶悲情,顯露現今徵收制度下的惡質,政府巧立名目,以工業為名開發,行土地徵收蓋屋炒地之實,搞了半天的促進經濟,竟然全是把優良農地拿去蓋房屋,也因為特定區內是住宅地,地價、地利形成鄉里間的爭食利益,強者包山包海,弱者小房、屋角都無法保留,成為利益引發貪婪再人性相殘的惡毒世界。

 
現今地方政府強拆,中央放任,絕非這四戶妨礙了什麼「偉大建設」,而是澈頭澈尾地方利益,硬要犧牲四人。
 
這也是長期看到四個悲傷家庭,非常心痛的原因,如果為了什麼促進大廠進駐生資千億,所編造出來的「大我」,四戶犧牲了,還可以假意歌頌一番。但是竟然是為農地變建地的特定區,在土地炒作下,鄰里間搶食那一丁點的碎肉利益,竟然要四戶走上絕路,就讓人憤怒無比,無盡哀痛。
 
這是大埔事件的本質,原本風暴早該沈寂,抗爭農民各歸家園,但是至今卻留下四戶,刻意惡整,再掀風暴。如此政府愚行,就像政府裝開明,困難19戶都一一過關,卻刁難四戶來拆除,無異是讓掌聲變掌嘴,美事留爛尾。
 
以愛寓言的副總統的「守經寓言」為例,無關老子砍、嫂子濕,而是一群老僧愛唸經,原本「原地禪坐,心意集中」就可修成大法、得道昇天,未料牆外狗咬碎肉,就讓心意亂,邪意生,忘了曾向佛許下地獄成空的諾言。
 
七月五。救大埔。集合眾人之力,救的是四戶悲情,要政府信守承諾,也要鄉里不要逼人絕路,到頭來碎肉咬不到,還惹上全民公憤!

四戶,很衰!鄰里相惡,政府相逼,只求社會能扶弱相助,為家園留下一線生機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