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漂浪。島嶼--munch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504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◎暴力的言說—誰讓人民啜泣、教授跪地?◎

暴力,向來是一種對稱的指涉,即得利益者慣用暴力,以合法為名,化名為公權力,只是這樣的力量,不是維繫正義,而是維繫利益。
 
當人民被政府、體制欺壓到忍無可忍時,發動的反擊,通常被稱為暴力,問題是這樣的暴力指控,永遠都是單面性,只看見反擊暴力,卻看不見欺壓暴力。
 
通常暴力的生成,來自體制的失能,當呼喊無門,體制麻木,就會生成暴力,它可以輕盈,讓體制通血活絡,也可以兇狠,推翻整個體制。
 
有趣是,暴力永遠具有多面性,當下永遠指責反叛者,施展暴力,但是卻對己身以暴力取得利益、權勢的源起,多加歌頌,所以每個國家都有國父,他的暴力稱為革命或聖戰。
 
以暴力取得權勢,即得利益者就開始擔心暴力,因為暴力,可能瓦解原有結構,讓他像他所推翻的一樣,一無所有。
 
當人民受法欺壓,求助無門,上街抗爭永遠必須確保暴力的可能,唯有不確定的暴力存在,才會讓慣於玩弄體制遊戲的政府,有著失控的恐懼,也唯有政府恐懼,正視街上不再是順民,民主才會真正來臨。
 
所以,暴力的言說並不可懼,可懼是無意義、無目的的行動,成為一種衝毀體制,也不知追求什麼的行動,一旦明確的知悉所為,就該是直直向前走,人民當為義而行。
 
那麼暴力言說的真實作用是什麼?它是一種思考的框架,讓人自己套上,開始擔心「暴力」的指涉,開始自我矛盾,像迴圈一般,弱化意志,弱化行動,丟出一顆雞蛋都驚懼成投出一顆炸彈。於是,愁城困坐,看著體制暴力的一方,竊私淫笑,街頭的暴力,亂了陣腳。
 
所以,稱暴力,稱革命,稱非體制的狂飆,它真正的意義,就是人民的反擊!
 
當人民家園被強拆,屋主失魂癱坐在地,教授無力跪了下去,政府完成它的暴力,人民還在恐懼暴力的言說?
 
就暴力吧!美國不願禁槍,永保人民革命權力,台灣連汽油瓶都還沒丟出去,丟顆雞蛋都嚇成毀滅世界的暴力,自我弱化的不成道理。
 
暴力的言說,從中古世紀講到現今,抹黑壓抑的本質,千年不變。所以該看透,暴力的標準不是丟出的器具,而是成群站上街的道理。
 
有道理,暴力有正義,何懼前行。
 
818,別擔心暴力言說了!想想應該上街的道理,也許多一人,能讓暴力輕盈,只是抖掉體制上的污漬,讓明天更不必驚懼政府暴力!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