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漂浪。島嶼--munch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568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◎反徵收—政府最深的驚懼◎

但是,十多年來政府不斷減稅,從1990年促產條例、1998年兩稅合一實施、1999年金融營業稅5%調降至2%,2005年土增稅調降,2006年擴大促產條例租稅減免適用對象,2009年遺贈稅最高邊際稅率由50%降至10%,2010年所得稅法將營所稅率由25%大幅調降至17%。
 
一連串的稅改,說穿就是圖利富人、財團,一般升斗小民根本享受不到減稅福利,更慘是富人、財團不斷減稅,所有財政壓力反而由小民承受。
 
政府減稅,以及高額支出,不斷擴大國家財務缺口,面對高達近六兆的財政赤字,台灣每人負擔27萬元,政府彌補缺口的方式就是釋出股票,以及販售土地。
 
釋出股票由中央進行,販售土地卻是由中央、地方合力推動。土地販售從國有地、縣有地的標售,賣不夠就將私有地透過都更條例、徵收條例強取民地,中央、地方大玩賣土地換現金的金權遊戲。
 
無論是都更或徵收條例,原始設計都是針對都市更新、公共建設的用地,以強制徵收方式來取得,舉世皆有,但是一些先進國家對徵收之公共利益,相當重視。如美國改善貧民區的都更,或是建造工業區、新商場的徵收,在法庭上都會公共利益進行細膩的審辯。
 
一如貧民區的都更,是否有其必要性,是否如政府所言有助生活提昇,降低犯罪,如果無法確證都更結果達到社會改良的目的,根本不會被同意。再如,工業區、新商場的建設,絕對不能讓徵收落入私益,當提出經濟發展為徵收的公共利益,就必須確實舉證,新的開發能夠帶來多少公眾利益,而非私人利益。
 
更重要是,歐美國家是一個講求國土規劃、都市計畫的國家,不同區域有不同規劃,有些徵收案件不符地區使用規劃,連提出都不用提出。更重要是,再講求私人財產保護的國家,一切市場機制,用地需求者必須先循議價方式,向土地擁有者協商,一旦無法達成洽購,才能啟動強制都更、徵收的程序,美國就有審判強制徵收案的法官提出見解,徵收案的啟動,有時只是針對「天價拿翹」的地主,一種行政救濟,並非濫用的權力。
 
像日本的都市再生,為改善舊都市地區的生活機能,並非一定採行全面拆除、重新建設的更新手段,而是為保留舊都市紋理,許多地區鼓勵房屋修繕、補強或原地重建,輔以再生都市計畫,政府重做公共設施,並有一定的補助。徵收的啟動,只限於在防火通道、綠地公園的公共所需,有限度的徵收土地,並且安排原地主原地居住,尊重地主生活在原鄉的權力。
 
回到台灣,都更與徵收的浮濫,已經遠離公共利益,或說是以公共利益為包裝,實際滿足財團的私利。
 
以都更為例,以修繕、修復為主的都市再生手段,僅限在少數工業遺址或是歷史老街,甚至其中很多工業遺址、眷區、軍營等國有地,也淪落到待價而沽的標售處境。針對民間老舊建築區域,幾乎沒有任何修繕更新的城市規劃,完全像地皮肥肉般,落入財團發動的都更程序中,而這樣的都更強徵,不是為了改善舊都市地區的生活機能,而是為建商創造地價利益。
 
就如回到前述美國的貧民區都更,都更的啟動,還真的審查徵收地區是否發展落後,再同意能否施行強徵都更。但是在台灣,都更挑上特定地點,特別是生活機能完善,地區具有交通、商業價值的地區,縱使房屋建築安全、屋主能夠修繕,也是透過都更程序,強行徵收民屋,滿足財團找地蓋屋的利益。反而許多城郊邊陲需要更新處,財團看不上眼,就是持續破舊下去。
 
這其中有著政府失職的「不作為」,就是不願提出都市計畫,在舊市區的紋理上,鼓勵修繕老舊住屋,設置停車場、公園等公共設施,改善區域生活機能,而是任其衰敗,居民無力改變下,不是等待社區老舊,就是只得被迫接受財團都更,走向全面拆除的結局。
 
再以徵收為例,早期徵收發動以道路、港口、機場、學校等民生建設為主,中期進入工業區用地徵收,到了晚近已經成為特定區的徵收。
 
交通、教育等設施具有公眾使用性,尤其是義務教育中的國中小、高中,或是聯外交通,早期不只徵收,甚至還有民眾主動捐地,期待回饋故鄉。中期的工業用地徵收,高舉創造經濟的公共利益的目的,在當時一切衝經濟的大旗下,也沒太多人反對。但是到現今,己經開始反思,工業區高度閒置,區能不能再創造利益,甚至工業區造成的環境危害,都讓人們對徵地設立工業區,開始有著疑慮,一切以工業發展為首的年代,已經過去。
 
在學理上,徵地提供私人企業營運,本質是提供私利。公共利益在於企業提供就業機會,帶動地區發展,以及透過繳稅,形成徵地私營的公共利益。但是如前述,許多企業工廠未必帶來繁榮,而是帶來污染,並且在一項項減稅、獎勵條款中,私人企業未必提供高額稅收,回饋國家。反而是享受價格低廉的徵收土地,獲取國民納稅的補助獎勵,甚至最後留下一地污染的社會成本,留了一堆爛攤子給國家,全民承受。工業創造經濟發展,福利社會的神話,早已被戳破,如何再成為創造公共利益的徵地藉口。
 
更糟是,到晚近政府搶地搶到瘋,真正為工廠投資需要的工業區,漸漸減少,就開始玩起「假園區真建地」的特定區徵收遊戲。現今許多徵收案,以工業為名送審,舉著對外宣稱促進經濟發展的公共利益,實際在園區內規劃住商區,或是園區旁加徵特定區,都已經遠離端工業創造經濟的藉口,赤裸裸的將農地變建地,讓財團玩起土地炒作遊戲。
 
甚至最新的說詞,是在發現工業區、科學園區已經騙不下去,就創造五海一空的自由貿易區,繼續在周邊劃起數千公頃建地的特定區,進行徵收售地的利益。
 
如果政府一心開發這些城郊地區,也是該像城市再生般,細心設計都市計畫,導入公共建設,劃設不同使用地目,依循市場機制,自由買賣,增值抽稅,進行市鎮的轉型。怎麼會是劃設特定區,透過徵收,低價取地,再交由財團建屋售利。
 
取人民土地,提供財團建屋,以無公共利益可言,甚至不能以少數地主、土地仲介增值獲利的私利,作為公共利益的代表,就要來強行徵收不同意的地主,這是完全違背只有公共利益才能進行徵收的道理。更重要是,這些徵收地區多數是農業區,具有糧食生產的國土價值,其實才是真正維護國家糧食主權的巨大公共利益,維繫國家糧食生產的公共利益,絕對遠大於售地建屋的私人利益。
 
在國外,公共利益成為徵收啟動的關鍵,從公開聽證到法院訴訟,都是細細計較箇中真意,來是否同意侵害民權的徵收案。但是在台灣,公共利益早成文件上的虛字,語焉不詳的說了二句,中央、地方關起門來討論,就要通過審議合法搶地。
 
環顧十多年來,一些政府強行徵收的地區,嘴上促進工業發展的公共利益,根本都成幻影。幾年來徵收四起,但是到現今,中科四期為友達徵收土地,友達不來,塞了幾件工廠充數,現今土地高度閒置,不知何用。大埔工業地為群創擴廠徵地,群創投資叫停,換個公司來設倉庫,有何經濟價值,還敢當政績誇口。屏東生技園區推動生物科技徵地,幾年來設廠零星,荒原處處,何來轉型。更別談一堆蚊子工業區,荒地科學園區,荒廢數千公頃土地,完全拆穿當初徵了地,經濟一定翻三圈的謊言。
 
內政部次長蕭家淇,818抗爭出面護航徵收,卻不說擔任台中副市長時,強推都更、徵收,尤其誇口台中精機一期完銷120%,創造工業區開發奇蹟,但是實際進入園區,四成荒地,無人設廠,才知道政府愛吹牛,土地認購就算利用,空地養蚊子也端來當成高度利用,然後又想徵收經濟二期,結果沒錢徵收才做暫停。
 
工業區騙很大,特定區也一樣,炒作榮景夢想,讓土地仲介、投資客在土地炒幾翻。苗栗高鐵徵收區,地價不斷炒高,但是高鐵設站遙遙無期,自由貿易港劃設特定區,港區都還不知商機何處,附近土地就怕買的來不及。一位仲介坦白分析,特定區是「買賣相信」,相信它會繁榮,相信看準時機會賺到,仲介推銷,轉手賣,再轉手賣,一再炒高的地價,相信財團為大面積取地,會收購一切。一旦發現投資不來、建設夢碎,財團有能力養地等待,許多投資客就準備跑路。
 
 
徵收不為公共利益,只是為了土地炒作遊戲,而政府是莊家,造夢發牌,獲利梭哈,在土地抄作增值中,政府賺到賣地錢,財團賺到售屋金,官商歡喜。苦的是被搶地的地主,悶的是算錯時機的投資客,慘的是土地成本墊高,一堆賣不起房屋,或是被高價房貸壓死死的年輕人。
 
徵收土地,提供抄作獲利,所有徵收苦果,最終還是由人民承受。有人為徵收喝采,卻不知道,就算沒被收到地,但是低價徵地的成本,不會反映在房價上,最終人人都是幾番炒地後,繳著高房貸的悲苦小民。更連帶家戶房貸佔去所得大部分,生活開銷緊縮,連帶影響市井生意,一個最糟的經濟惡性循環開始,誰是徵收的收益者。
 
回到原初,財團想收地,該是透過市場機制議價洽購,政府反而該透過徵地,推行公共建設,或是建造平價住宅,來抑制財團炒高的房價,才是讓人們有多餘的閒錢,活絡消費市場,刺激景氣,怎麼會是政府和財團合謀,強徵搶地,壓榨人民。
 
人民窮,國家也不會多幸福,獲利的只有財團。
 
問題是,對於徵地,政府想的不是國民經濟,或是全民公義,而是想著權力遊戲,如何透過徵收利益,供養企業財團,肥厚地方派系,然後成為樁腳、選票、金流,回饋到政黨或個人,鞏固掌握的權勢,繼續徵收,繼續餵養、繼續掌權,太多被爆、被抓、被關的黑金醜戲,早已昭告這套遊戲規則。
 
當反徵收運動野火燎原,逼著政府放棄以徵收啟動金權遊戲的關鍵寶貝,他們開始擔心,開始搬出沒幾項的公共建設徵收,來掩飾絕大多數土地炒作的徵收,端出獲利地主的公共利益,卻沒明說真正田僑地主沒多少,土地早就炒到仲介、投資客、財團手上,甚至又要哭、又要硬,怒起說實話的地主、農民太暴力!
 
政府慌了!外銷萎縮、轉型失敗、服貿失血,只剩徵收成為籌錢來源,一旦徵收被限制,政府無策、財團暴跳,那些地方勢力也起肖抓狂,團結反撲,一定要維繫這條輸金管道。
 
縣長哭了!部長硬了!院長要理性!總統不言語!反徵收已經彈到政府恐懼的神經,那不是讓個法條順應民意,而是金權存亡保衛戰,政府再退,人民就太幸福了!
 
幾年來,反徵收運動,一路拼的辛勞疲憊,成員不只農陣,太多護土農民,太多正義市民,個個都為土地正義奮力向前,現今逼到盡頭,政府要翻臉,但是我相信培慧說的,再堅持,翻過高牆,就是光明!
 
翻牆非暴力!攻到核心了,多少人願意一起翻過牆,為土地,為世代,尋找最後的正義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