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漂浪。島嶼--munch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504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★圍村。浮根。大林蒲★

 
到了1970年,政府又規劃海岸建築廢棄物處理場,將外地載來的工業、建築廢棄物,一車車往海裡倒。海岸成了垃圾場,在那個不顧環保的年代,海洋生態污染,居民下不了海,大量轉型養殖,一度也是草蝦重要養殖區。但是,污染的海水,加上毒化的地下水,重創需要清澈水質的養殖業,許多漁塭紛紛關閉。

廢棄物倒海,倒到後來,1986年乾脆推動南星計畫,打算比照彰濱工業區,填海造陸開發更大工業區,甚至還計畫建設一座海上國際機場。到現今,南星計畫一期填海整地開發完成,三期填海設立國際機場目前無動靜,二期卻因為自由貿易港區的推動,不斷加速漁塭徵收、填海造陸,並在今年6月實施都市計畫,開始進行招商。
一甲子,工業發展,三個村落失去平原,也失去海岸,最可悲是紅毛港為為建貨櫃場,展開長達20年的遷村計畫,現今大林蒲與鳳頭鼻也因工業污染,以及擴大南星計畫腹地,面臨遷村的命運。
 
工業圍村,成為歷史的悲情,但是遷村浮根,卻成現世的無奈。

沒有看過一個地方居民,生活在此,卻是一心遠離。大林蒲的鳳林宮,成為當地居民平日相聚,磕牙閒聊的地方。許多老人一早到廟拜完神,就在一樓大廳找椅子,開始吹風閒聊的時光。社區老人說,大林蒲的老人,攏無代誌做,漁港填掉,漁溫收走,工廠不請,大家攏無頭路,所以廟腳納涼卡快活!
問他們遷村,十位中六位同意,大家一致意見臭的要死,毒沒人知,不走怎行。問他們會不會不甘,多數老人無言沈默,然後說著,阮不走,工廠會走嗎?追著問,為什麼不抗爭,像後勁,叫中油遷廠,老人們抬起頭望,不說話,後來才知道問錯話了!
2011年,認識前來大林蒲推動社區工作的蕭立竣導演,原本想是來記錄拍片,卻沒想到一頭栽入,投入社區工作,結合一群當地朋友,希望先從記錄文史,來凝聚共識。其中被稱為「許桑」的許大哥,興趣拍攝記錄地方事物,他告訴我,大林蒲曾發生526事件,當地老一輩對抗爭,都有憂慮的陰影。
在台灣環境抗爭史上,1986年鹿港反杜邦的走上街頭,1987年後勁反五輕的圍廠抗爭,1991年大林蒲的反污染抗爭,卻是造成激烈的警民衝突,事後警方挨家挨戶進門抓人,共有30多人在事後遭到起訴入獄。許桑用白色恐怖,來形容當時的景況,在當時行政院郝伯村院長嚴懲「環保流氓」宣示下,警方簡直封村搜捕,讓大林蒲老一輩居民,至今都心有餘悸。
 
526事件,壓制了大林蒲居民的憤怒,對於許多事件選擇噤聲,更重要是重重包圍的工業圍村,早讓居民無力反抗。政府繼紅毛港遷村後,丟出的大林蒲遷村,成為村落出逃的選項,人人生活在此,卻想著遠離,期待未來的地方會更好。那種浮根的心情,讓大林蒲人像過客,許多老房子不再修繕,都想著如果那一天要搬,修了也是白修,生活就是如此在等待中渡過。


但是,如何搬?搬出哪?遷村說穿只是政府拖延的迷湯,沒有土地,耗費鉅資,甚至一度傳出在高屏大湖特定區旁,準備一塊遷移大林蒲、鳳頭鼻居民的土地,但是由海邊遷移到山邊,問過大林蒲的居民,十個九個不要,因為要搬,也不想離鄉太遠。
大林蒲處境,絕對是台灣工業開發史的諷刺。廟裡一位老居民表示,當初臨海工業區興建,一位官員說,你們大林蒲人好命,被政府選上,以後就發了!結果大林蒲沒發,也沒多少居民到工業區工作,甚至重度污染,最後面臨遷村。現今海邊又填海開發,又有人說,地價看漲,大林蒲要富了!聽在等遷村居民的耳裡,一句「騙肖仔!你看村裡房屋甘有人來買。」

長期空氣、海域、地下水污染,大林蒲默默忍受,至今沒有正式嚴謹的流行病學調查,
大林蒲像為國犧牲的棄子,深鎖海濱。居民至今早看透,工業財團賺,居民永遠是陪葬!

梁月亮出身紅毛港,故鄉紅毛港遷村拆除後,開始有所反思,來到大林蒲居住,瞭解大林蒲的歷史問題,也關心大林蒲的環境,他不認同因為要遷村,所以就可以縱容政府繼續污染、開發大林蒲。他和許多青年共同組成工作室,開始紀錄大林蒲,並且舉辦青少年營,讓故鄉意識向下扎根。
2010年自由自由貿易區的推動,讓不斷以工業廢棄物填海的南星計畫加速進行,並且推動填海新生地上規劃遊艇生產、生產製造、倉儲物流等專區,讓大林蒲、鳳頭鼻三面圍村,變成四面包圍,最後為了縫合海、陸二地工業區,村落土地無法遷村,就是動用徵收,一如桃園航空城特定區一般。 
面對填海污染,海岸開發,他們北上抗爭,控訴無良政府,填海造陸工程,不只倒入有污染的爐渣、工程廢棄磚石,甚至針筒、藥瓶等醫療廢棄物,都一併填海處理,幾乎將城市無法處理的污染物件,全藉著填海造陸之名,全部填埋處理完畢。
梁月亮常常到海邊查探,他發現繼聞名全國的藍海現象之後,現今以出現海中石筍現象,那種高濃度石灰,所形成的鈣化現象,不是出現在鐘乳石洞,竟然出現在高雄海邊,成為世界奇觀,更憂慮這些變質海水,連通到外海,對於海洋生物會有何影響?

9月,在蕭立峻、阿冠、許桑、梁月亮等人合力下,出版大林蒲社區報,報刊以西南風為名,敘述早期西南風帶來烏魚漁訊,村民歡欣,中期工業圍村污染,只有西南方向的海風帶來清新,到現今西南方填海打造南星計畫的自貿區,村落唯一的活路出口,將要封閉。

 
同時也在村落裡,舉辦老照片攝影展,從街角到廟口,就是希望勾起居民的回憶,故鄉曾是如此美麗。曾經在一場廟口老照片分享會中,許桑拍攝一張家庭沙灘照,照中的孩童已是中年成人,大家看了惋惜,直說背景的沙灘,曾是高雄最美的沙灘,現今西子灣都比不過,當初冬訊可以撈到好多鰻苗。
對於蕭立竣、阿冠,外來卻選擇留下的影像工作者,以及許多在地青年,他們不知道大林蒲如何選擇未來,但他們希望記錄大林蒲,讓居民知道故鄉的美好,在分歧的意見中尋找共識,讓大林蒲擺脫長期以來「被決定」的命運,自己勇敢的爭取未來。 
夜色中,在填土的海濱望向大林蒲,村落的微光,早被工業區的煙霧所遮蔽,長期以來像關禁閉一般,鎖在工業區裡面,外界不太知道大林蒲的歷史悲傷,以及現今面臨全面圍村的恐懼。
「穿過長長的工業區,出口的盡頭,就是大林蒲!」

諷刺的字句,真實發生!


大林蒲已經為國家犧牲夠久,該還他們一個公道,留給他們希望的海岸,至少還能保有清新的西南風。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