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浪。島嶼--munch
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397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★正義終究離開了!艱辛前進的大埔官司★

中央與地方審議過程的缺失,詹順貴律師、李明芝律師等人在辯論庭上,曾提出調查證據。
 
針對內政部土地徵收審查委員會的缺失,指出大埔徵收區內,七成都是重劃後的優良農地,內政部徵審會審查該案時,並未就公益性、必要性進行實質審查。甚至在200948日從早上九點到十二點,連審35件徵收案,平均審查一件四分鐘,缺乏討論過程,針對第32案的大埔徵收案,審查意見只註明「通過」,根本是粗糙行事。
 
針對苗栗縣府的缺失,在2008年,多次將協議價購會議連同區段徵收說明會一起舉辦,過程草率流於行事,並未與讓土地所有人充分知情,以及充分協議,只讓被徵收者選擇「接受」、「不接受」,再動用強制徵收手段。
 
未充分實質審查,以及協議價購流於形式,再加上農地違法變更使用,因此作出撤銷徵收的判決。
 
但是,撤銷徵收判決下,法院並非「回歸原狀」,而是「屈於現實」,認定陳文彬等20位地主,已經領取補償費,算是認同徵收程序,再爭執處分違法,有違誠信原則,所以已無權利保護必要,要求歸還土地的請求,應予駁回。另外,大埔四戶要求返還土地請求,法院認定徵收土地已成道路使用,或因抵價地分配,分配給他人所有,因此在客觀上已無法返還。
 
換句話說,大埔徵收案的更審判決,只是贏了面子,輸了裡子,更重要是法院並無對徵收發動的違失上,作出前瞻的判例,只是在「程序瑕疵」上,作出撤銷,甚至切割政府犯錯應該返還土地的正義平反。
 
對於政府,卻是輸了面子,贏了裡子,徵收續行,程序小心,甚至不用還地下,要國賠再來告,或是要大埔四戶認清現實,認命領錢接受徵收,都成為法律判決後的選項。這判決根本沒有讓政府重創悔悟,還想佔便宜賣乖的矯情不上訴。
 
這樣的判決結果,其實只是重覆大埔四戶強拆前,緊急聲請停止執行強制拆遷,當時也是台中高等行政法庭裁定,苗栗縣政府對地上物所有權人已發放補償費或土地徵收補償費,已存入保管專戶內,並非將發生難以回復的損害。並認定大埔4戶對土地主觀的依戀及感情,並非法律認定的「難以回復之損害」,裁定駁回。讓詹律師在當時痛批,毀人家園豈可用錢彌補!
 
拆屋後,張森文含悲離世,如今遲來的撤銷區段徵收判決,並未返還張大哥重造家園的遺願。
 
更荒謬是,在13日撤銷區段徵收判決前,其實在20131225日聖誕節,台中高等行政法庭針對大埔四戶提出撤銷「都市計畫」審議,全案判決駁回。
 
「都市計畫」審議,成為直接決定大埔四戶拆除的重要依據,詹律師分別提出行政院指示,審議原本同意保留又翻盤,以及大埔四戶未能充分參與,公平審議的缺失。但是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駁回理由,認定行政院長的指示,僅是參酌意見,不是行政命令,以及都審會經過充分討論,並無缺失,甚至針對拆屋拆地,縱使造成不便,也是屬於審酌整體都市計畫結果,至多亦僅屬裁量是否妥當之問題,尚非行政法院審查之範圍。
 
換言之,在撤銷「都市計畫」上,法院根本直接判決大埔四戶死刑,給予都審單位無上權力。這也是內政部長李鴻源說出「4個拆遷戶剛好都在都市計畫案的角落」的話語之意,就是在撤銷「區段徵收」後,以「都市計畫」來卡住大埔四戶,讓拆除成為既定事實。
 
大埔案,折騰六年,民間社會翻騰不已,數條冤魂枉逝人間,寄望法院秉持最後正義,一場官司等待一年,但是一路走來,大埔四戶無盡疲憊,正義律師極其辛勞,卻是喚不醒法院正視民間悲情,再三重傷人民,維護體制,甚至闡釋金錢可彌補失家之痛的折衷正義,給予犯錯政府脫責之路。

重看大埔司法路,讓人悲傷,當一個撤銷「區段徵收」的勝訴判決,連結著回不去家園的曲就現實,司法正義成了一日之歡,正義終究離開了!未來仍將是漫長的平反路。
 
未來,在司法上,不只行政訴訟繼續進行,也應爭取徵收對於人權侵害的釋憲,以及立法上對於徵收法令的限制與修改。
 
大埔事件仍未了!大埔四戶不會認命一紙要不回家園的空心判決,更無法漠視長年折磨造成人命傷亡的官吏無事高昇,社會更不容層出不窮的鐵血徵收,在大埔勝訴判決後,只是謹慎程序上的瑕疵修正。
 
該討回來的正義,一點都不能少,無論來的多遲多晚,正義終得回家,終得在每塊傾倒的瓦礫,每片碎裂的心魂上,一一重建。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