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漂浪。島嶼--munch
關於部落格
書寫報導土地環境的故事。聯絡信箱:munch9999@gmail.com
  • 13568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結局!那些年走過的抗爭

【灣寶】


灣寶是個苦地,田地是居民從卵石田野中,撿石填土慢慢建起,剛開始貧瘠砂土,種不了什麼。但是灣寶也是塊寶地,世代農民守護所成,素淨無工廠的農地,水庫專管直送的灌溉水源,簡直是天注定來生產有善農作的基地。

 


但是,二度土地徵收,第二度徵收蓋後龍科技園區,2010年4月的說明會,居民把官員趕出去!


然後,展開漫長的抗爭,十三次集體北上抗爭,最後徵收駁回,守地居民獲勝。但是一路辛勞的張木村大哥,離開人世,成為缺憾!


搶救回的灣寶,成為抗爭佳話,一個鼓勵其他徵收區的希望之地。


現今,從空中望去的灣寶,綠意依舊,避掉徵收,但是依然得面對農村老化的危機。

【大埔】



這是大埔農地,劉政鴻剷田時的農地,一望無際的綠。



面對徵收,居民抗爭,談好了「原屋保留、農地集中」,政府卻在後期對張家四戶,展開鐵血徵收。為了護家,張森文、彭秀春夫婦一路抗爭,淚灑人間。

 

張家拆除!成為徵收史最骸人影像,雋刻國家的無禮、無情、無法,讓人民寒心唾棄的政府。暴力強拆,也造成張森文離世,成為再一憾事!



徵收後的大埔,產業區的謊言曝光,整個區域內,大都是蓋住宅,甚至抄地客的直接宣揚大埔炒樓。那種搶民地,供財團的作為,不僅剝削人民、肥厚財團,也造成縣府財政赤字,負債高達六百億。


更荒謬的街景,就是拆掉無礙交通的張藥房後,劃出長長的斑馬線,像一道暴力徵收的土地傷口,難以癒合。
 

讓人安慰是,集中的農業區,2014年終於在漫長的工期後,終於整好地開始插秧、收割,一切重新開始。


剷田四年後,大埔自救會會會長陳文彬在重回的田地前,開心的笑了!

 
張家彭秀春大姐依然透過法律,爭取家園原地重建的機會,因為不只是告慰張森文之靈,也是為社會爭取最後的人間正義,不容政府枉法毀家園。



【頂罟村】


 
台北港特定區徵收案,位置在於新北市八里的頂罟村,一塊以漁業為主,岸邊種上農作的帶狀農業區。


徵收快速進行!汪菊阿媽四處陳情。一次,立委林淑芬安排進立院陳情,汪菊阿媽根本說不出話來,就是一直哭、一直哭,沿路走一直哭,哭到人心碎,哭到讓人痛恨政府太殘暴!
 


徵收後,整完地,又是閒置,然後等待房地經濟起,建商進入炒地。
 

汪菊阿媽很堅持,就是要留農地。政府劃出一塊農地,無水圳水源,攙雜建築廢土,汪菊想種回綠竹筍,但是復耕遙遙無期。
 

更悲傷是,歷經抗爭,汪菊阿媽生病了!體力更是難以農作,兒子阿忠陪伴四處探訪友人,情景讓人心酸。
 


【相思寮】

這是二林台糖農地,原來的景致,可以綠到一望無際。
 
中科四期徵收來!台糖很快配合,獨剩相思寮居民,堅持反徵收。引發後續的抗爭,農陣集結青年保護相思寮。
 
最後,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通過開發,毀了農地,結果友達不來,廠商冷清,一樣又是蚊子園區,一場國家級中科大騙局。

相思寮剩下五戶居民,農地集中到家園旁邊,空中看去相是灰色海洋中的綠色方舟,等待四年,今年終於重新插秧。
 
鄰長伯夫婦開心笑了!但是他們說住在大工地,卡車亂駛,煙塵漫天,轉未去以前啦!

是的!看看第一張,相思寮曾經是那樣一望無際的綠。




【樂善村】

如果有注意,稱呼這些徵收區,都用原地名。政府可以徵收案命名,但是我們不該遺忘土地原來的名字,那有歷史,也有情感。桃園A7徵收案就是樂善村徵收案,那裡原本是農地蓋工廠的交雜區域。

再如何工農交雜,居民依然有保護家園的權力,特別是預標售的行為,是極度侵害人權,就像把別人家園,先大喇喇放到市場上拍賣,再用粗暴的徵收來行搶。居民不願,展開抗爭。

一路抗爭!自救會分分合合,唯有徐玉紅堅持,終於原屋獲保留,留下這幅毀地百頃,一屋留存的景致。


跟著弊案一起完工的建築,在遠方築起,未來這裡會有炒地後的新社區、新居民。但是別忘記,土地有原來的名字,叫做樂善村牛角坡。



徵收六年!幾件讓社會碎心、青年狂怒的徵收大案,一一走向結局。但是結局之後的回顧省思,可以很肯定說,政府宣稱的大獲利,一個也沒有,只留下滿地蚊子區,或是建商炒地興建的未來鬼城。

至於人民,就像天降大禍的無辜受害者,失地失家失生命,然後在一地破碎中,慢慢拼湊起殘缺的圓滿,用好好活著,好好耕作,做出最堅毅的反擊,堅持土地的價值。



那些年走過的抗爭!終有結局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